XXXTXXX

id=老年人保温杯


人即是欺骗的产物

【瑞嘉】神和人

·是甜的!!!

·原设,ooc我的锅

·谢谢你的点开阅读



----------






起初神创造天地。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圣经》





#0

不随便动心是作为一个人的基本守则。
当然了,嘉德罗斯作为一个“非人类”,对动心这种东西也是嗤之以鼻。
      “我是神。”
      “神不需要这种东西。”
        嘉德罗斯是神吗?准确来说不是。       

        因为他没有仁慈的心,相反,他傲慢无礼。

        他也没有普度众生的决心,相反,他目中无人。
        他也只是仗着徒有虚表的机械心脏,精确地一下下跳跃着,数着以后的日子。
        神厌倦了这个闷热又无聊的世界,神说,我没有实力强劲的对手。
        于是,神背着手,傲气地仰着头,说,我要去参加凹凸大赛,去寻找我能看得上眼的对手。
        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种族,叫人。
对,格瑞就是人,完完整整的人,从头到脚都折射出一个“人”的样子—冷静,决断,聪明,且勇敢。
        可格瑞心中的感情色彩全部都被“复仇”这个词给盖住了,就像你在一张白纸上,用尽全力涂抹暗黑色。
        纸被划破了,心也割碎了。
        格瑞攥紧拳头,牙齿挤压咯咯作响,听着让人头皮发麻。
        他说,我要去参加凹凸大赛,来找出灭族的原因。

        他们各怀心事,踏进了凹凸大赛。
        于是,当神遇上了人。

#1

        嘉德罗斯第一次见到格瑞,是在凹凸大厅。

        他看见格瑞一个人扛着那把巨大的绿色烈斩,眼神冷酷无比,他在寻找着什么,又像是在漫无目的地游荡。

         嘉德罗斯将刚刚领到的原力技能扛在肩上,叉着腰,冷哼一声,嘁。

         后来,他们俩再无交集。

         嘉德罗斯也会在无聊时想起那天碰到格瑞时的样子,他是不是有真的实力让我期待一下?只不过是三脚猫功夫吧。

         想着,他的手腕轻轻一绕,将准备偷袭的敌人击飞。

         真是垃圾。凹凸大赛也就是这样的地方?

         直到排行榜揭晓,嘉德罗斯看到自己的名字赫然位于榜首,他竟心无波澜,那是他应该得到的。神是一定能赢的。

         他看见第二名的积分和他不相上下,按照平时来讲,他连虫子们的名字都不会看一眼。可偏偏这积分榜上又配了照片。

         冷酷无情的双眼,写满了对现实世界的不屑,他的双眼却又迷离,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格瑞。嘉德罗斯在嘴边轻轻念叨了几遍这个令人生畏的名字,面无表情,走了。

         格瑞,格瑞。



#3

        “你疯了,嘉德罗斯。”在电光火石之间,格瑞压低声音对嘉德罗斯轻吼着。嘉德罗斯听罢,却又开心地笑了。

           那不是微笑——神明从来不会微笑。那是肆无忌惮地,放荡的笑,他猛地挥棍,格瑞顺势腾空。

         “跟我这样的疯子打架,可有意思了。”

           嘉德罗斯不却不再挥棍了。他双脚落地,将棍子往肩上一扛,明亮的黄眸中迸发出一丝丝的失望。

          “我不会和没有斗意的对手打架的,大家都拿不出真本事。“

            ”格瑞,你太让我失望了。”

           嘉德罗斯的围巾后摆在身后肆意飘扬,格瑞被那团黄色晃得睁不开眼。当然了,格瑞也当然知道嘉德罗斯为何而失望。

           他总喜欢将自己的发小称之为“渣滓”。

           所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真是个无情的人。

           不对,是机器。



#4

           在后来战斗正酣的时候,毫无征兆的,嘉德罗斯倒下了。

           烈斩锋利的刀刃明明没有碰到大罗神通棍一丝一毫,而在霎时间,那根黄黑相间的神棍灰飞烟灭,化为虚有。

           嘉德罗斯的眼睛瞪得大大地,瞳孔急剧收缩,在空中愣了几秒,随之像自由落体一样飞速下坠。

           地面发出一声巨响,灰尘在空中翻飞。

         “嘉德罗斯?”

           当世界归为静谧,那才是最可怕的时候。



#5

         嘉德罗斯没有告诉格瑞,在他们不交战的时候,他来来回回往返圣星空数百次,都是因为,创造它的人说他,生病了。

         嘉德罗斯完全可以不回去。只是偶然的一天,他听不见自己的心跳了。

         ——他还活着,大脑意识,呼吸,血液的流动,一切正常。

         所以,心脏的骤停属于人为情况。

        那群白胡子天神在逼他回去。

        天神们检查芯片,发现嘉德罗斯的脑海里有了异常的情感波动。扫描,数据分析,只看到了一个人的名字,格瑞。

        这是不被允许的。神明的心中是有整个世界而不是一个人。

        神明是善良的,他们不会随意抹去人的生命。

        机器?可以。

       ”定时,从现在开始,两个月后,消失。“



#6

         所以,当格瑞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的时候,离嘉德罗斯消失之日还有十天。

        格瑞竟然第一次觉得这很不公平,神为什么不能被允许拥有感情?

        开心的,悲伤的,遗憾的,愤怒的,平凡人所拥有的喜怒哀乐在此时竟成为了神明的负担。

        这不公平。

        于是,格瑞决定先放下自己内心的仇恨。

         他想拯救嘉德罗斯。



#7

        荒谬吧,荒谬吧。

         一个人竟然想拯救一个神。

        可是格瑞做到了。

        为什么?因为格瑞可不是一般人。

        想要跟天神谈话,就必须引起他们的注意。

        于是,格瑞人挡杀人,不停触犯神明的规矩,不停做错事,不停受那些本不属于他的皮肉之苦。

        他杀红了眼,他遭到了很多人的谴责,别人骂他,打他,最后被他杀死。

         他什么都听不见,他只想找回公平,找回属于嘉德罗斯的公平。

          神明终于忍无可忍。他将格瑞绑来,迫使格瑞跪在那光芒万丈的白色面前。

          没有黄色好看,格瑞心不在焉。

          ”格瑞,你触犯天神的法律,罪该万死。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天神大人。“格瑞昂首,将脸上的疤正对着他们。

          ”我不认为你们能随便剥夺一个人的情感。“

          ”这是神明的规矩,与你何干?“天神愤怒地一挥袖,这真是愚蠢的人类的无稽之谈。

          ”那么,什么才叫神明?"格瑞毫不犹豫地打断。

         “是像你们这样可以随随便便抹去一个人的感情?”

         “是像你们这样把别人所珍视的东西轻而易举地击破?”

          天神们忽然就明白了格瑞是为何做这些错事。他们愤怒地拍着桌子,朝格瑞大吼:”那个杂种与你没有关系!“

          ”……哼,杂种吗……“格瑞撇过头去,他不想看那些丑恶的嘴脸。

          ”如果说嘉德罗斯是杂种,而你们,又算是什么呢?“

          空气被冻结了下来。

          伟大的神明们被问得说不出话来,他们缄口不语,尴尬地互相对视。

          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又会向哪里去。

          神明们挥了挥袖子,放走了格瑞,也算是回答了这个问题。

          


#8

          格瑞回到了嘉德罗斯的身边。

          嘉德罗斯还是没有醒来。

          此时两个月的期限已过,但是嘉德罗斯还是有呼吸。

          他的金发服帖地在脸庞垂着,平常紧皱的眉头在此时也没有松弛半分。包子脸在此时竟显得越发可爱,放荡不羁的黑色星星此时却也没了生机。

          格瑞的眼前突然放大,发亮,形成无数的光环,温柔地包裹着他。远处的身影慢慢清晰,一位神明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而这次,没有摆架子,那位神明只问了他一个问题。

          神说:“你动心了吗?”

           格瑞轻轻地笑了出声,觉得这个问题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他轻轻捻起嘉德罗斯的手,在自己的手掌上摩挲了半天,直到嘉德罗斯的手心也有了它的温度。他将嘉德罗斯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前,那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格瑞开口,说,你听。


#0


            你听见过老爷爷的怀表转动的声音吗?

            齿轮与齿轮碰撞,摩擦,挤去灰尘,咯珰,咯珰,一下一下,宣示着自己的新生。他们破茧而出,恢复了往日的神态,骄傲,自信,还有劫后余生的感激——

            当此时,嘉德罗斯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评论(4)
热度(58)

© XXXT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