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TXT星条耶

他向着远方去了。

【瑞嘉】神和人

·是甜的!!!

·原设,ooc我的锅

·谢谢你的点开阅读



----------






起初神创造天地。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圣经》





#0

不随便动心是作为一个人的基本守则。
当然了,嘉德罗斯作为一个“非人类”,对动心这种东西也是嗤之以鼻。
      “我是神。”
      “神不需要这种东西。”
        嘉德罗斯是神吗?准确来说不是。       

        因为他没有仁慈的心,相反,他傲慢无礼。

        他也没有普度众生的决心,相反,他目中无人。
        他也只是仗着徒有虚表的机械心脏,精确地一下下跳跃着,数着以后的日子。
        神厌倦了这个闷热又无聊的世界,神说,我没有实力强劲的对手。
        于是,神背着手,傲气地仰着头,说,我要去参加凹凸大赛,去寻找我能看得上眼的对手。
        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种族,叫人。
对,格瑞就是人,完完整整的人,从头到脚都折射出一个“人”的样子—冷静,决断,聪明,且勇敢。
        可格瑞心中的感情色彩全部都被“复仇”这个词给盖住了,就像你在一张白纸上,用尽全力涂抹暗黑色。
        纸被划破了,心也割碎了。
        格瑞攥紧拳头,牙齿挤压咯咯作响,听着让人头皮发麻。
        他说,我要去参加凹凸大赛,来找出灭族的原因。

        他们各怀心事,踏进了凹凸大赛。
        于是,当神遇上了人。

#1

        嘉德罗斯第一次见到格瑞,是在凹凸大厅。

        他看见格瑞一个人扛着那把巨大的绿色烈斩,眼神冷酷无比,他在寻找着什么,又像是在漫无目的地游荡。

         嘉德罗斯将刚刚领到的原力技能扛在肩上,叉着腰,冷哼一声,嘁。

         后来,他们俩再无交集。

         嘉德罗斯也会在无聊时想起那天碰到格瑞时的样子,他是不是有真的实力让我期待一下?只不过是三脚猫功夫吧。

         想着,他的手腕轻轻一绕,将准备偷袭的敌人击飞。

         真是垃圾。凹凸大赛也就是这样的地方?

         直到排行榜揭晓,嘉德罗斯看到自己的名字赫然位于榜首,他竟心无波澜,那是他应该得到的。神是一定能赢的。

         他看见第二名的积分和他不相上下,按照平时来讲,他连虫子们的名字都不会看一眼。可偏偏这积分榜上又配了照片。

         冷酷无情的双眼,写满了对现实世界的不屑,他的双眼却又迷离,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格瑞。嘉德罗斯在嘴边轻轻念叨了几遍这个令人生畏的名字,面无表情,走了。

         格瑞,格瑞。



#3

        “你疯了,嘉德罗斯。”在电光火石之间,格瑞压低声音对嘉德罗斯轻吼着。嘉德罗斯听罢,却又开心地笑了。

           那不是微笑——神明从来不会微笑。那是肆无忌惮地,放荡的笑,他猛地挥棍,格瑞顺势腾空。

         “跟我这样的疯子打架,可有意思了。”

           嘉德罗斯不却不再挥棍了。他双脚落地,将棍子往肩上一扛,明亮的黄眸中迸发出一丝丝的失望。

          “我不会和没有斗意的对手打架的,大家都拿不出真本事。“

            ”格瑞,你太让我失望了。”

           嘉德罗斯的围巾后摆在身后肆意飘扬,格瑞被那团黄色晃得睁不开眼。当然了,格瑞也当然知道嘉德罗斯为何而失望。

           他总喜欢将自己的发小称之为“渣滓”。

           所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真是个无情的人。

           不对,是机器。



#4

           在后来战斗正酣的时候,毫无征兆的,嘉德罗斯倒下了。

           烈斩锋利的刀刃明明没有碰到大罗神通棍一丝一毫,而在霎时间,那根黄黑相间的神棍灰飞烟灭,化为虚有。

           嘉德罗斯的眼睛瞪得大大地,瞳孔急剧收缩,在空中愣了几秒,随之像自由落体一样飞速下坠。

           地面发出一声巨响,灰尘在空中翻飞。

         “嘉德罗斯?”

           当世界归为静谧,那才是最可怕的时候。



#5

         嘉德罗斯没有告诉格瑞,在他们不交战的时候,他来来回回往返圣星空数百次,都是因为,创造它的人说他,生病了。

         嘉德罗斯完全可以不回去。只是偶然的一天,他听不见自己的心跳了。

         ——他还活着,大脑意识,呼吸,血液的流动,一切正常。

         所以,心脏的骤停属于人为情况。

        那群白胡子天神在逼他回去。

        天神们检查芯片,发现嘉德罗斯的脑海里有了异常的情感波动。扫描,数据分析,只看到了一个人的名字,格瑞。

        这是不被允许的。神明的心中是有整个世界而不是一个人。

        神明是善良的,他们不会随意抹去人的生命。

        机器?可以。

       ”定时,从现在开始,两个月后,消失。“



#6

         所以,当格瑞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的时候,离嘉德罗斯消失之日还有十天。

        格瑞竟然第一次觉得这很不公平,神为什么不能被允许拥有感情?

        开心的,悲伤的,遗憾的,愤怒的,平凡人所拥有的喜怒哀乐在此时竟成为了神明的负担。

        这不公平。

        于是,格瑞决定先放下自己内心的仇恨。

         他想拯救嘉德罗斯。



#7

        荒谬吧,荒谬吧。

         一个人竟然想拯救一个神。

        可是格瑞做到了。

        为什么?因为格瑞可不是一般人。

        想要跟天神谈话,就必须引起他们的注意。

        于是,格瑞人挡杀人,不停触犯神明的规矩,不停做错事,不停受那些本不属于他的皮肉之苦。

        他杀红了眼,他遭到了很多人的谴责,别人骂他,打他,最后被他杀死。

         他什么都听不见,他只想找回公平,找回属于嘉德罗斯的公平。

          神明终于忍无可忍。他将格瑞绑来,迫使格瑞跪在那光芒万丈的白色面前。

          没有黄色好看,格瑞心不在焉。

          ”格瑞,你触犯天神的法律,罪该万死。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天神大人。“格瑞昂首,将脸上的疤正对着他们。

          ”我不认为你们能随便剥夺一个人的情感。“

          ”这是神明的规矩,与你何干?“天神愤怒地一挥袖,这真是愚蠢的人类的无稽之谈。

          ”那么,什么才叫神明?"格瑞毫不犹豫地打断。

         “是像你们这样可以随随便便抹去一个人的感情?”

         “是像你们这样把别人所珍视的东西轻而易举地击破?”

          天神们忽然就明白了格瑞是为何做这些错事。他们愤怒地拍着桌子,朝格瑞大吼:”那个杂种与你没有关系!“

          ”……哼,杂种吗……“格瑞撇过头去,他不想看那些丑恶的嘴脸。

          ”如果说嘉德罗斯是杂种,而你们,又算是什么呢?“

          空气被冻结了下来。

          伟大的神明们被问得说不出话来,他们缄口不语,尴尬地互相对视。

          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又会向哪里去。

          神明们挥了挥袖子,放走了格瑞,也算是回答了这个问题。

          


#8

          格瑞回到了嘉德罗斯的身边。

          嘉德罗斯还是没有醒来。

          此时两个月的期限已过,但是嘉德罗斯还是有呼吸。

          他的金发服帖地在脸庞垂着,平常紧皱的眉头在此时也没有松弛半分。包子脸在此时竟显得越发可爱,放荡不羁的黑色星星此时却也没了生机。

          格瑞的眼前突然放大,发亮,形成无数的光环,温柔地包裹着他。远处的身影慢慢清晰,一位神明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而这次,没有摆架子,那位神明只问了他一个问题。

          神说:“你动心了吗?”

           格瑞轻轻地笑了出声,觉得这个问题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他轻轻捻起嘉德罗斯的手,在自己的手掌上摩挲了半天,直到嘉德罗斯的手心也有了它的温度。他将嘉德罗斯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前,那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格瑞开口,说,你听。


#0


            你听见过老爷爷的怀表转动的声音吗?

            齿轮与齿轮碰撞,摩擦,挤去灰尘,咯珰,咯珰,一下一下,宣示着自己的新生。他们破茧而出,恢复了往日的神态,骄傲,自信,还有劫后余生的感激——

            当此时,嘉德罗斯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这是我(认真

有些想说的话

一开始没有抱着能被人fo的态度来发一些同人,但是不知不觉也有了一些粉丝,也有了一些热度。
之前那篇七十二小时能有九十多fo我真的很开心,原来意识流写作的我也能被这么多人喜欢……
总之,很感谢你们。
希望我的文字,不管是很正经的还是肉(bushi,都能走进你的心里。
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认识我,记住我,我叫星条。
谢谢你们。

【雷卡】痛

*算是车前……
*车我正在肝(捂胸口
*cp注意避雷
*校园pa 保健室play



——————
原本安静祥和的走廊突然不安地攒动起来,熙熙攘攘,走廊远处的学生大呼小叫着,正抱怨着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莽撞小子在这里横冲直撞,但是抬头一看来者是谁,吓得马上噤声,躲得远远的。
那人周围似是有电光火石在噼里啪啦地作响,稍稍有点急促的步伐,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而插在裤兜里的手,身后肆意飘扬的头巾,和那独特的雷狮式不爽—微微眯起双眼,咬牙切齿发出令人难受的声音。他死死地瞪着前方,也不管到底撞了多少人,因为他知道没人敢当着他的面当喷子,要不然你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社会你雷总,人狠宠老婆。
雷狮那天正在教室里上自习,上的好好的,突然佩利乍乍乎乎地在他耳边叨叨:“老大!老大!卡米尔被人打伤啦!”
你雷总当时就不开心了,把桌子一掀,心里想,谁还敢打卡米尔?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这一幕。
雷狮推开保健室的门,就看见卡米尔坐在床上,左腿悬在空中。他的脚踝部被拉了一道血口子,看样子还伤得不轻。不断的有汩汩的红色从那道吓人的口子里渗出。卡米尔听到门口的动静,扭头看向雷狮。他被雷狮那可怕的眼神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的缩了缩自己的脚,逃避似的把自己的嘴巴缩到围巾后面去。
“大哥,您怎么来了?”
明知故问。雷狮冷笑一声,拉开卡米尔身旁的凳子,一屁股坐了上去。他翘着二郎腿,双手环胸,嘴角向上勾起,眉头紧锁,像审视犯人那样盯着卡米尔。
卡米尔被盯的有点怕,他只敢用余光偷偷往雷狮那里瞄。雷狮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为什么不还手?”
雷狮尽量压低自己的愤怒,不让它影响到卡米尔。可是他真的想不通,为什么卡米尔不还手呢?对于雷狮来说,他认为被欺负之后还手是天经地义,且卡米尔的实力他是绝对认可的,毕竟是雷狮的弟弟,分分钟撂倒一拨人是没问题的。
“因为他们说,如果我还手,他们会伤害您。”
“如果是让您受到伤害的话,这就跟我的本意背道而驰了。”
雷狮愣了愣,随即凑近他,眼神里的怒气消散了许多。他的心中甚至滋生出了一点窃喜,卡米尔受伤是为了自己,他竟然觉得很开心。
他努力压制开怀大笑并且恨不得死死抱住卡米尔狠狠亲热一下的冲动,故作严肃地压低嗓子,恶狠狠地开口:“你觉得他们会伤害到我吗?!”
呀,一不小心,凶过头了。
卡米尔被吓得猛的一哆嗦,吃惊地望着雷狮,这大概是自家大哥第一次这么凶的跟他说话了。他也觉得很委屈啊,明明是为了他好,为什么还要训斥他呢?瞬间,委屈,愧疚,后悔等等一大堆情绪一涌而出,从泪腺一点点汇聚,膨胀,掉落—
卡米尔被雷狮弄哭了。
雷狮也愣了一下,自己的本意明明不是这样的,不仅没安抚好卡米尔,反而还把他弄哭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卡米尔哭起来的样子还真是好看。平时冷静理智的脸染上了一层红晕,他努力地咬紧下嘴唇,不让自己唔咽的声音发出来。一颗颗剔透的泪珠从他的眼角慢慢滑下,勾勒出他脸部的轮廓,眼睫毛末端被沾湿,经过光的反射散发出诱人的光芒。他的肩膀一抽一抽的,竭力扳过头看着雷狮。而泪水一阵接一阵,让他眼前的视线模糊不清,他眨眨眼,想瞄一下雷狮现在是什么表情,但是眼泪源源不断,他还说看不见。
雷狮看呆了,刚刚在肚子里酝酿好的一大堆安慰卡米尔的话,比如给他买限量款蛋糕什么,刚到嗓子眼,一下子全被咽了进去。
可怜的卡米尔,到嘴边的蛋糕就这么飞了。
雷狮突然站起来,被撞开的凳子发出刺耳的吱吱声,卡米尔抬起袖子,准备抹干眼泪看看发生了什么,突然,一阵剧痛从手腕处传来,他吃痛的叫了一声。“嘶……疼……”他的身后却突然传来了枕头柔软却冰冷的触感。
他来不及睁眼,却感觉眼皮传来阵阵温暖,雷狮舌苔的颗粒感就像猫咪的舌尖,很温柔,但是少不了浓浓的占有感。一下一下,卡米尔渐渐睁开了双眼,迷迷糊糊地。
“大哥……”卡米尔小声嘀咕着。雷狮双手撑在卡米尔的脸两侧,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下次别这样了。”雷狮在他耳边啃咬着。
“我受伤比起你受伤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他妈社保!!!!!

七创社:

七创社:有请参赛者格瑞为我们带来今天的倒计时!
格瑞:无聊(走开)
七创社:(抱住大腿)格瑞大人不要走啊啊啊啊啊!_( ゚Д゚)ノ
格瑞:(叹)拿来吧——
今天是10月6日,距离《凹凸世界》第二季开播还有2天!
七创社:要不......您大点儿声?语速慢点儿?(○` 3′○)
格瑞:不要。

在格瑞倒下的那一瞬间,他好像在一片模糊之中看到了什么东西。那个东西闪烁着,不断变大,不断变亮,金色的光辉笼罩着他,温柔的触感让他意乱心迷,就好像嘉德罗斯的眼睛。

【瑞嘉】分手72小时

*甜的!是甜的!(敲黑板
*同龄设,现pa
*我爱它们(安详

———————————————————————————

那真是最糟糕的时期。
不算宽敞的客厅里回响着两人争吵的声音,经过挤压后传入我耳中。我冷静地撑着头,忍耐着嘉德罗斯一反常态的无理取闹。当然,他以为我还会像原来那样,顿着脚步走过来紧紧抱住他。
可是这次,我没有。
在嘉德罗斯最后一句“你他妈倒是过来啊”这样的话语里我还是无动于衷。他似乎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嘉德罗斯不说话了,但我听得见他因为愤怒的小声喘息。客厅里正在慢慢降温。然后,他转身,重重地摔门而出。
霎时间,客厅里静的出奇。这大概是我享受到过的最安静地瘆人的空气了。
客厅里的时钟告诉我,嘉德罗斯走了。




#24小时
那晚我彻夜未眠。床的另一头太过冰凉,我也没出门去找嘉德罗斯。我的脑子超负荷地承载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我需要安静。
于是我索性直起身子,倚靠在床边,开始一如既往地冷静地分析。
三天后,也就是七十二小时后,我有一个会议。那个会议很重要,我回想起老板丑陋的嘴脸,他油腻腻的脸庞上写满了贪得无厌,他一下一下地拍着我的肩膀,他假惺惺地笑着,脸上的肥肉堆积扭曲在一起,恶心的字眼从他的肺部一个一个吐出:“格瑞,你不能缺席。”
但嘉德罗斯说,三天后,也就是七十二小时之后,他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跟我说,我必须陪他。
像是史无前例的撞车行为,两者的冲突告诉我我必须先选择工作。嘉德罗斯不乐意了,然后我们就这么吵了起来。
我还在怪他,怪他无理取闹,我不能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办公桌上敲敲打打之后还要撅着屁股服侍他,我真没时间照顾这个小祖宗。
他却说得一脸轻松,那你倒是把工作辞了呀。
……工作辞了,谁来养他?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马马虎虎地洗脸刷牙,随便扯了一件衬衣就出门了。我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眼睛却一直在寻找嘉德罗斯的身影。今天天气阴凉,扫视一圈无果后,我耸耸肩,拐弯,走进了和嘉德罗斯经常去的咖啡店。
咖啡店老板是我高中同学,叫安迷修。黄金贵族单身汉,但必须承认他长得很帅。我们都在催他赶紧脱单,他却潇洒的挥挥手说:“知道吗,你爱的人在更远的未来对你轻吟浅唱……”
唱你蛋蛋,我心想。
安迷修笑了笑算是跟我打过了招呼,他快速扫视了一圈我的周围,笑着说:“怎么,你的小屁孩呢?吵架啦?”
我低头,拉开了身边的座位,本来想打个哈哈就瞒过去了,可当我抬起头,正对上安迷修写满关心的眼睛。我愣住了,叹了口气,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安迷修不说话了,他正坐在我对面。这时候的咖啡店还没有客人,我和安迷修之间久久地沉默着。
“要去找他吗?”安迷修斟酌了好半天才憋出来这样一句话。我撑着头,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嗯”我含糊地说。
安迷修笑了,发出哧哧的声音。一副任重而道远地拍拍我的肩,说着“我看好你哦”这样一系列的话。
我还真不太看好自己。
安迷修站起来去忙他的工作,我扭头,远远的看着他,他笑的那么开心,把那一桌美丽的小姐们逗得咯咯地笑。
真是幸福啊,我心想,于是推开了门,混入潮湿的空气中。
天已经开始变黑,我在便利店里买了包烟,蹲在路边的电线杆子旁边就抽了起来。灯光强得有点过分,后面就是海,海风吹得我感到阴森森的。
嘉德罗斯会在海边吗?我偏过头,望着远处还能辨认出来的海平面。天已经快黑透了,我能看清白花花的浪扑打着砂金色的海滩,和那一到夜晚就突然变温柔了的海浪声,而那里却没有我在寻找的金色。
那抹桀骜不驯的,早已渗入我骨髓的金色。







#48小时
那天晚上我终究还是没有去海滩边走走,因为我总感觉嘉德罗斯不在那里。那里没有闪烁着的金色,我知道的。
我不想去上班,回想起上司的丑恶的嘴脸我就反胃。我推开卧室的门,客厅里很安静,早晨不暖和的阳光铺在地板上。我看见灰尘在透光飞舞,很明显,嘉德罗斯还是没有回来。
我走过几个街区,路过了我和嘉德罗斯的高中。
我记得高一的时候我一直是年级第一。直到有一天转来了一个富二代,就是在那个月的考试中他轻而易举地把我从第一名的宝座上挤了下去。
他的个子是真的矮,但他的头抬得是真的高。那天晚自习,他窜到我们班,径直地走到我的课桌前。我置若罔闻,刚想抬头看看是哪个傻逼挡着我的光了,皱着眉头一看,天哪,这傻逼脸上还有颗黑色的星星。
他那天掀翻了我的桌子,踩着我的试卷说,格瑞,我们来打一架。
如他所愿,我跟他狠狠地打了一架,那叫一个触目惊心鸡飞狗跳,教导主任抠着我们教室的门,死都不敢进去。
后来我们的敌对关系有所改善,我也默默接受了每次考试我总要比他差几分的奇葩设定。他打架旷课无恶不作,我兢兢业业努力学习,总之我就是考不过他。
直到那一天他又出现在了我课桌面前,我攥紧了拳头准备大打特打,结果这小屁孩脸红着高声对我命令:“格瑞,我喜欢你,现在,吻我。”
如他所愿,我在他的口腔里肆意掠夺着,占据着他的每一丝氧气,直到他踮脚踮得太累了,气喘吁吁地说,下次接吻就是在你床上了。
后来当然也如他所愿。
我从回忆里抽出身来,死死的盯着操场上涌动的人群,好像这样就能把嘉德罗斯盯出来一样。
可是没有。
我开始慌了。






#72小时
按照惯例来说,今天的会议我是要去的。
可是嘉德罗斯不见了。
两天了,他都没有回来。
我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嘉德罗斯比工作要重要很多很多。
什么?开会?
开个屁,嘉德罗斯不见了。
我跑遍了大街小巷,我再也镇定不下来了,我真的后悔跟他吵架,后悔到恨不得铲自己两巴掌。
我无法想象没了嘉德罗斯的日子。没了嘉德罗斯,我就看不到那个肉嘟嘟的小胖子,看不到那个竟然因为下雨天而闷闷不乐的奇怪小孩,看不到每天早上的金色,那感觉就像把骨髓生生从我身体里抽去一样,就像把我的心脏从我的胸口拉出来一样,简而言之,没了嘉德罗斯,我不能活。
我跑了整整一天,直到夜幕降临。整整一天,我给嘉德罗斯打了五百多个电话,但都是已关机的提示。
我学着电影里的样子开始向上天祷告,不要出事啊,嘉德罗斯。
天空趋于喑哑,我用完了我所有的力气,瘫坐在那天抽烟时的电线杆子旁边。我的大脑里有岩浆在灼烧,胸口止不住地起伏。我打死都不会相信我会不冷静成这个鬼样子,我真的快崩溃了。
直到我听见初枯燥的海浪声意外还混合着熟悉的声音,心跳骤然停止,又忽地加速跳动。
那是嘉德罗斯的声音。
他说:“傻逼,坐在这里干嘛。”

我迟迟没有说话,只是睁大了眼睛抬头望着他。逆着光,他的脸显得更加耀眼,强光刺得我眼睛生疼,我却还是固执地睁着眼睛,盯着他。
他似是觉得我脑子有病,不满意地啧了一声,毫不在乎地插着口袋,干脆背靠着电线杆刺溜往下一沉,摊在我旁边。
他还是没望向我,他扭头看着海。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今天的海岸感觉笼上了一层温柔的光,氤氲在我们周围。
他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忽然扭过头来,发现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愣了几秒,又慢慢撇过头,看着灰黑色的水泥路面。
“你的工作呢?”
“辞了。”我故意稍微提高了自己的音调,嘉德罗斯嫌弃地看我一眼,又缄口沉默。
我张张嘴,再次打破了沉默:“这几天你都到哪里去了?”
“在雷德家里呆着。”
我在脑海里搜索着雷德这个名字,好像是听说嘉德罗斯有个亲戚叫雷德。
“哦”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转头盯着灰黑色的水泥地。
我抬起头,看见天空竟泛着微红,和着无边无际的黑色,衔接处呈现出好看的紫色。要在这里干坐着一个晚上?我的脚尖已经开始变冷了,我绞尽脑汁,拜天拜地把自己12年的语文功底挖出来跪着双手贡献给我的语文老师,天哪,我该说些什么。
“格瑞。”我被这句话吓得抖了一下,嘉德罗斯用左手撑着脸,眼睛盯着远方的路,他的嘴角好像上扬着一点弧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手的挤压而凑巧形成的。他咽了咽口水,又慢慢的说:“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今天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记得。”我斩钉截铁地说,这时候我不敢岔开话题,我太怕再次失去他了。
空气又安静了下来,海浪的声音又柔和下去了,那不是拍打,那更像是细细碎碎的吻。
嘉德罗斯想了很久很久,正当我怀疑他睡着了的时候,他终于开口说:
“我爱你。”
我愣了神,心里重石落地,然后我哧哧地笑了。
“我知道。”我说。
天边暗淡了下去。
“还有。”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个转折吓了一跳,侧过头盯着他,他似乎在努力憋笑。然后他也侧过头,眼睛里是藏不住的笑意,勾起嘴角,狡黠地对我说:
“你慌慌张张的样子真傻逼。”



1-800-273-8255

#瑞嘉
#梗源《1-800-273-8255》
#深夜产物 必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1-800-273-8255



#1






我感觉我好像发了疯
谁能理解我?






你们看到笼罩在不可一世的表情下的我,简直是太滑稽了。
你们看到在“第一名”笼罩之下的我,简直是太可怜了。


我所说的所有这些糟糕的事,我以为他们都能够感同身受
我一直祈祷有人能够拯救我,可是没有



我可能马上就要离开了,因为我不是人啊,我的生命微不足道,我的存在对你们来说还是负担。
我清楚,
我清楚这点,
我很清楚。






你们说我独行,苛刻,不理智。
你们说我自大,狂妄,不善良。

“他叫嘉德罗斯,是个,超级自大的神经病。”







我在哪里 我在哪里 我要去哪里
我想沉浸在冰冷的水中,就像我出生伊始。
我又想融化于炽热的熔岩中,就像你掌心的温度。






我的内心深受伤害,
但我知道我不能流露出来。

因为我是谁?
我可是第一名的嘉德罗斯啊。
那个战斗机器,那个冷酷的人造人啊。






人们都说生命是珍贵的,
但是根本没有人在意我的生命。

所以我的心从来没有属于任何地方,
因为我欣欣追赶着的归宿却不属于我。
而我支离破碎的自尊和愈渐膨胀的失落感却无处安放,
从未有过一个家。




而我也只想要一个家。



#2
我看见你了,
你不必抓狂,也不必急着死去。

你也别急着反驳我,
我能看见你委屈的神情。

现在,让我来告诉你原因。






当你几欲窒息,我就是你呼吸的第一口空气。
当你遁入黑暗,我就是茫茫黑色中的一抹明亮。






我能看见你,站在未来,
和心爱的人紧紧相依,
尽管长路漫漫,我们仍会坚持。
我只想让你明白,
我知道你在哪里,我知道你在哪里,
因为我一直在等你。




转过头去,凝视着镜中的你,
终于认清楚了那是谁。
看见了吧,这就是我喜欢的你。

别急着哭泣,别急着奔跑,
就请你站在原地,
等我来找你。






我会将支离破碎的你一齐接纳,
你要的家,我来给你。

#1

我开始感谢上帝,
因为我知道我的内心有处可寻,
我的未来有人并行。






我明白你就是我相信生命的缘由,
当第一束光渗透了黑暗之后,
我便无法想象没了光的日子。







我知道疼痛会逐渐淡去,
就像我看到我的眼泪融化在白雪皑皑中。






我不想再继续哭泣,
我不想再继续颓废下去,
我不想再终日郁郁寡欢,
我不想再怨天尤人,唉声叹气,
我甚至,我甚至,







我甚至再也不想死去。



这个!!!!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