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你的未来和我的未来捆在一起

*新年快乐!!
*就,过年嘛,就结个婚吧

雷狮今天要结婚了。
结婚对象,众所周知,是他的弟弟卡米尔。
你先别急着惊慌,大叫,上蹿下跳,又或者是掩面痛哭,嘶声怒吼「为什么我的暗恋对象结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说真的,如果你这么做了,不仅仅是雷狮,雷狮没觉得这样很尴尬。「白痴吗?」他大概会这样耻笑你,他的手握着卡米尔的,藏在帽檐下的那一双湖蓝色的眼睛你看不清楚。
不过,卡米尔会给你翻个白眼,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凹凸大赛已经结束两年,雷狮回到了雷王星,继承了他父亲的责任。卡米尔,也一样,跟着雷狮回了雷王星,尽管他恨透了那个尖酸刻薄的太子殿下。
每当卡米尔与太子殿下正面杠上的时候,雷狮总是会在卡...

【瑞嘉】豆奶和汽水儿【一】

*cp瑞嘉
*校园pa
*是个he

*今年很不好,只是想单单纯纯讲一讲

我有点想喝汽水儿了。
真的就只有一点。
当我的脑袋里面涌出这个念头的时候,我的心就咯噔一跳,这两个器官虽然都属于我的身体,但是它们也是矛盾体,太没有默契。
实际上那个会给我买汽水儿的人已经不喜欢我了。
没有了汽水咕噜噜的气泡,也没了豆奶难闻的气味。
不管是在夏天还是在冬天。

在2004年的夏天,我第一次见到格瑞。
我所在的学校很老,但是是个市重点的私立学校。我那有钱的老爹把我扔在这里,然后他一个人飞去了北京。
我估计是遗传了我老爹的精英头脑,总之学习方面,你们大可不必担心,年级第一,奥赛第一,演讲比赛第一,是我,都是我。
可...

“好想见你啊,什么时候,过来玩儿啊。”

“嘶,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嘉德罗斯把手放在脑后。
“说到喜欢你这件事,”嘉德罗斯下意识清了清嗓子,悄声吞咽了一口口水。“这还真的不好说清楚。”
“比起你的亲爹亲妈我还是逊色了点儿。”嘉德罗斯偏头瞟了一眼格瑞。格瑞还是保持着他看书的姿势,眉头紧皱,一动不动。
“不过比起路边的小猫小狗,我还是很有优势的。”嘉德罗斯估计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打的比方非常有意思,于是呲着牙对着格瑞哧哧地笑着。
“打住——”格瑞翻了一页纸,书上的文字在他眼前跳跃着,不过对于他来说毫无吸引力。
“我没见过我亲爹亲妈。”格瑞用余光瞟了一眼嘉德罗斯。“我也不知道他们姓甚名谁。”
嘉德罗斯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于是轻轻咳了两声以掩饰尴尬。
嘉德...

【瑞嘉】雨与困

*冬天嘛……
*同居设定 现pa
*好冷啊……



伦敦的雨总是显得那么昏沉且急匆匆,像是在思念着某人。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嘉德罗斯是被窗外急促的雨点吵醒的。刚睁开眼,外面灰蒙蒙的光线让他整个人又缩进了被子里。
今天不是个好天气。
刚想趁下雨给自己一个好理由去偷偷懒,结果刚闭上眼,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烦躁地皱起眉,也许现在他看起来十分狼狈,双眼惺忪,头发乱成一团。可是他没想管自己此时此刻的形象,他只想解决掉他那恼人的手机。
“谁?”他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声线,不让对方听出来自己才刚刚起床。他崩紧了全身的每一寸肌肉,来保证自己不会说着说着就倒回床上。
“是我。”
嘉德罗斯长吁一口气,一下子整个人都瘫在...

【雷卡】从前

*甜 可能会有后续
*对于明天十分激动(不安地跳动

雷狮在皇宫里面一直很嚣张。
当然了,腹黑的雷王星三皇子并不满足于欺负自己的随从,女仆,甚至是同龄的伙伴。
“弱鸡。”雷狮面对哭哭啼啼的小王子们,嗤笑着竖起了中指。
他其实也不想欺负他们,可是那一群小王子们好像是自命清高,经常跑到贫民窟里去欺负那些没家的小孩,骂他们,打他们,甚至还往他们身上吐口水。
欺软怕硬算什么好汉?雷狮站在他们身后,狠狠地皱着眉头,用稚嫩的嗓音呵斥着他们。
“喂,你们给我滚开。”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小王子们战战兢兢地回头,正对上了雷狮写满了不满的眼神。彼时被他扇过巴掌的脸又开始隐隐作痛。他们絮絮叨叨的一哄而散,脚步声后,只见...

【瑞嘉】神和人

·是甜的!!!

·原设,ooc我的锅

·谢谢你的点开阅读


----------






起初神创造天地。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

在格瑞倒下的那一瞬间,他好像在一片模糊之中看到了什么东西。那个东西闪烁着,不断变大,不断变亮,金色的光辉笼罩着他,温柔的触感让他意乱心迷,就好像嘉德罗斯的眼睛。

【瑞嘉】分手72小时

*甜的!是甜的!(敲黑板
*同龄设,现pa
*我爱它们(安详

———————————————————————————

那真是最糟糕的时期。
不算宽敞的客厅里回响着两人争吵的声音,经过挤压后传入我耳中。我冷静地撑着头,忍耐着嘉德罗斯一反常态的无理取闹。当然,他以为我还会像原来那样,顿着脚步走过来紧紧抱住他。
可是这次,我没有。
在嘉德罗斯最后一句“你他妈倒是过来啊”这样的话语里我还是无动于衷。他似乎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嘉德罗斯不说话了,但我听得见他因为愤怒的小声喘息。客厅里正在慢慢降温。然后,他转身,重重地摔门而出。
霎时间,客厅里静的出奇。这大概是我享受到过的最安静地瘆人的空气了。
客厅里的时钟告诉我,嘉德罗...

© 严禁热灰入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