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嘉】豆奶和汽水儿【一】

*cp瑞嘉
*校园pa
*是个he


*今年很不好,只是想单单纯纯讲一讲







我有点想喝汽水儿了。
真的就只有一点。
当我的脑袋里面涌出这个念头的时候,我的心就咯噔一跳,这两个器官虽然都属于我的身体,但是它们也是矛盾体,太没有默契。
实际上那个会给我买汽水儿的人已经不喜欢我了。
没有了汽水咕噜噜的气泡,也没了豆奶难闻的气味。
不管是在夏天还是在冬天。





在2004年的夏天,我第一次见到格瑞。
我所在的学校很老,但是是个市重点的私立学校。我那有钱的老爹把我扔在这里,然后他一个人飞去了北京。
我估计是遗传了我老爹的精英头脑,总之学习方面,你们大可不必担心,年级第一,奥赛第一,演讲比赛第一,是我,都是我。
可惜就是矮了点儿,十四岁的年纪,一米六三的个子。
不过我打架很厉害。至少没人打得过我。
来说说格瑞吧。
他的身世我还不清楚,包括到现在,实际上我只知道他有一个很和蔼的奶奶,她还请我去她家吃饭。
格瑞是个酷哥,各种意义上的。长得帅,个子嘛,一米七三,成绩仅次于我,年级第二。
他从来不会正眼瞧人,给人一种非诚勿扰的感觉。哦,他不是光头。
所以我一直很瞧不起他。他总是那么冷漠无情,而我却认为他没这个资本。
但是很奇怪的是,他的总分永远只比我低一分。
可能是他比较喜欢当千年老二吧,但是跟我没有关系。
我们学校旁边有个小卖部,什么好玩的都卖。我最喜欢的就是那种细口瓶里装着的橘子味汽水儿,但是当我知道这个瓶子里面还会装豆奶之后,我就觉得,哇,汽水真伟大。
那天是圣诞节。十二月飞雪,在南方城市变得十分稀奇。当第一片雪花落在我的眼睫毛上的时候,我就听到窗外忽然变得熙熙攘攘,大家一溜烟跑出教室,吵着嚷着要玩雪。
也真巧,下课之后我又去了那个小卖部,买了一瓶橘子味儿的汽水。
呲——瓶盖被开瓶器敲开,瓶口马上涌出了一阵白色的烟。那种酸酸甜甜的味道从缝隙中溜出来,他悄悄环绕着我。
一口汽水下肚,我感觉到二氧化碳在肚子里膨胀着,翻滚着。我喜欢汽水,因为他刺激。
但是我讨厌豆奶,那种滑腻腻,甜过头的感觉让我反胃。
可那天,我坐在小卖部的雨棚底下,看见他远远地走过来,银白色的头发,随意的走姿,套在他身上松松垮垮的校服。他目不斜视,就连经过我身边的时候都没有看我一眼。他踩着地上的积雪,又有源源不断的小雪花落下,就是盖不住地上那一意思长长的脚印。
“老板,一杯豆奶,谢谢。”
那是我第一次听他说话。坦白说,在这句话之前,我一直都以为从那个好学生嘴脸里透出的是类似于猥琐大叔的声音,但是意外的,他的声音很清澈,是很温柔的。
我又吸了一口汽水,让二氧化碳重新碾压过我的喉管。
他往旁边瞟了一眼,他看到我了。我用余光感受着他的动向,听着他脚底下踩过雪花的嘎吱嘎吱的声响。我看到眼前忽然横过了两条羡煞旁人的细腿,然后就是黑色的球鞋。
他突然蹲了下来,用一成不变的眼神盯着我。我被吓了个半死,狠狠往墙上一靠,脊梁抵着冰冷的墙。
嘉德罗斯,你是年级第一,你也是个酷哥,我告诉自己。
“干嘛,想打架?”
他显然没有注意我在说什么。最后,在小卖部老板的激情目光中,他默默地用他的玻璃瓶碰了下我的。
“噔——”大概就是这样的声音。







评论(7)
热度(29)

© 严禁热灰入桶 | Powered by LOFTER